>> 杂志文档
巨轮起锚 法治护新航
页面功能  【字体:  】【打印】【关闭


  “十三五”开局之年,浙江再次站在历史的新起点。

  为政府权力套上缰绳,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收敛政府的手,放活市场的手,补强社会的手,以此提高行政效率和激活市场活力。这就是浙江创造的制度供给新动力。

  强力反腐,“八项规定”,“三严三实”,……归纳起来,都是重构对规则的敬畏,都是为了还政治生态一片“绿水青山”。

  “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促进司法公正,关键在于改革。代表们希望,如同经济社会发展一样,浙江的法治建设能秉持改革的锐气、创新的意识、实干的精神,同样领先全国,保障经济社会发展,保障民众的获得感。


拥抱互联网,推动政府简政放权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入推进‘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职能。”在金华团驻地宾馆,金华市常务副市长金中梁代表跟记者谈到政府改革创新的话题很有体会。“2015年,金华推进市、县两级审批扁平化改革,制定并实施了涉及市级31个部门(单位)204项审批事项的扁平化放权清单。以权力的‘减法’,换取群众满意度的‘加法’,同时激发出市场活力的‘乘法效应’,通过简政放权,让改革红利充分释放,让市场活力全面迸发。”

  以土地建设项目审批为例,金华通过取消或简化投资项目审批链条中重复的、无必要的、不合理的审批事项或环节,将土地建设项目从立项至开工期限控制在50个工作日内。

  作为一名来自企业的代表,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项目主管黄丽珍对简政放权给企业带来的实实在在效益,感受颇深。以前很多项目审批流程,都要省、市、县(市、区)等各级层层审批,因为审批时间太久,常会导致原本一个“正当时”的项目变成“过时项目”。

  2015年下半年,因企业发展需要,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要上报一条“八英寸芯片生产线”建设的相关审批事项。得益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本来需要在省级部门审批的,后来授权给区级部门审批,前后只花了半个月左右就完成了审批,给项目上马建设节约了宝贵的时间。

  改革的成效有目共睹。然而,在“官本位”、“部门利益”等思想观念影响下,一些地方也出现了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后,监管责任也相应取消,不想管、不愿管的问题。

  对此,浙江明显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显明代表指出:“合理的审批环节必须保留,行政审批改革要依法进行。要全面梳理现有法律、行政法规设定行政审批情况,对明显不适应的内容统一进行修订。严格遵循职权法定、程序合法、公开透明、法制统一的原则,不省步骤、不缺环节,充分发挥法治对行政审批改革后续管理的引导、规范、促进和保障作用。”

  简政放权目的是激发市场活力,但在落地过程中仍存在“中梗塞”现象。很多行政审批下放到市、县(市、区),但因涉及的职能部门此前无据可依,或对业务不熟,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应审批流程。

  “我们打造电子商务园区,按照2013年省里下发的有关文件,部分5.2米层高的厂房可以隔层变为写字楼。但政府职能部门不知道办理流程,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这个审批事项到现在还拖着。”东方巨龙控股集团的邵宝玲代表感叹。

  邵宝玲代表认为,“互联网+”可以改变政令层层下达效率低下的状况,让信息传递变得更容易、便捷。

  “我们要创新政务服务新模式,通过主动拥抱互联网来推动政府转型,提高效率。” 陈显明代表说,“现在城市交通这么拥堵,有多少开车的人是在跑审批啊。如果能用互联网思维,建立公民基本数据库共享,网上办理,可以节省许多社会成本。”

  开启“互联网+”时代,并不只是简单的要求政府触网,而是倒逼政务新革命。《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对保留的审批事项、管理事项,推行线上服务、网上办理,力争到2020年全面实行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一站式’在线运行。”

  让人感到欣喜的是,不少地方政府已经先行先试,将互联网技术逐渐应用到诸如行政许可、医疗、社保、信息查询等政务服务领域,并取得了明显成效。以金华市为例,他们借助全省“四张清单一张网”的改革契机,按“互联网+审批”的要求,推行行政审批事项服务方式向互联网模式转变。

  “在市场主体登记制度方面,我们实现了审批流程再造。” 金中梁代表介绍,他们整合归并工伤、质监、国税、地税、公安、人力社保、统计等部门证照(公章)的审批流程,实现了市、区相关部门及下属分局、所、办事窗口网络全覆盖,全面建立“一口受理、一网互通、一站办结”的五证合一制度。“‘互联网+审批’的网上审批系统框架的搭建,大大简化了办事手续,缩短了办理时间。我们还通过快递把审批好的材料寄给有关企业,方便了企业办事。”


敬畏规则,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亮出了一年来浙江的“反腐成绩单”。2015年,全省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处职务犯罪嫌疑人1648人,其中,涉嫌贪污受贿犯罪1293人,涉嫌渎职侵权犯罪355人。

  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已渐成常态。但是,社会上也时不时地冒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有的人觉得,反腐打击过多,该停一停了;还有的人认为,反腐影响经济,该松一松了。在这些杂音的干扰下,群众也在观望,担心反腐会不会真的变成一阵风。这些情况也引起代表们的关注。

  “近些年反腐败效果的确明显。以前过年,企业给政府部门的人送礼现象很普遍,这股风已经刹住了。这给企业减轻了负担。现在高档烟酒价格都跌下来了。”婺城区城北街道五星村支部书记方三明代表说。

  方三明代表认为,强力反腐,“八项规定”,“三严三实”,修订廉洁自律准则,刷新纪律处分条例……归纳起来,无非就是重构对规则的敬畏。这些规则,有的是新创立,有的是直接对“老底子”规矩的重申。无论是新规则还是老规则,目的都是为了还政治生态一片“绿水青山”。这样的规则生态重塑,不仅老百姓拍手称快,对改善党风政风更是至关重要。

  “反腐败关键是要持之以恒,一抓到底”。方三明代表的话朴素无华,却道出了老百姓真实的心声。

  2016年1月12日,十八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体会议上,习总书记指出党中央坚定不移反对腐败的决心没有变,坚决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的目标没有变。这无疑给出席省人代会的代表们很大的信心。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也是会议期间代表们热议的话题。小官腐败问题逐步走进公众视野,各地曝出村干部集体或个人违纪违法案件。这些案件大多涉索贿贪污、挪用公款、套取国家补贴、农村集体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等。

  不少代表认为,要加快从严治党向神经末梢延伸,对基层贪腐以及执法不公等问题,要认真纠正和严肃查处,让群众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果。

  “现在政府机关反腐廉政工作抓得很紧,但基层的腐败问题仍要关注。特别是村组织层面的监督要加强。”浙江现代阳光律师事务所主任冯秀勤代表认为,反腐向基层延伸很有必要。

  村干部们身处群众之中,是党和政府的“末梢神经”,其一言一行关系到党和政府的形象。少数村干部在利益驱动下容易抱团作案,极易突破审批、财务监管等制度制约。

  对此,金东区东孝街道东关村支部书记葛炳灶代表认为,要从根本上防止“村官大贪”现象,从而打造良好的村级权力生态,必须用法治方式和制度手段。首先,完善基层民主监督机制,实行村务公开,不断健全民主评议,畅通群众监督举报的渠道。其次,推进村级反腐的制度化建设,为保障群众利益建立坚实的廉洁防线。“现在村里的重点项目都有村监会审计监督,效果很好。”


司法改革:法官职业化迈出坚实脚步


  2015年,司法改革加速推进。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提出,要全面稳步推进人员分类管理、法官员额制、司法责任制度和司法人员职业保障等基础性改革。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实现司法公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毫无疑问,法官职业化是达到这一目的的必要保障。

  法官员额制改革作为本轮司法改革的关键一环,引起代表们的关注和热议。嘉兴市中级法院院长许惠春代表介绍,嘉兴中院、萧山法院等11家法院,已先行试点人员分类改革等,将优秀法官资源集中到审判一线。

  “以前,不少大学生刚毕业就当法官,容易造成办案质量瑕疵。”浙经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根美代表认为,法官这一职业,对从业者的素质要求很高:精通法律知识、谙熟司法技能、社会阅历丰富、判断冷静敏锐,还要有较强的职业道德。“法官员额制可以让好钢用在刀刃上。”

  李根美代表建议,重要的是要建立法律职业共同体。“律师的合法权利要得到保证。同属法律职业人的法官、检察官和律师要互相尊重。同时还要打通他们之间人员流动的渠道。”

  陈显明代表认为,法官员额制改革,除了严格执行中央确定的法官员额比例和相关政策,同时,法院不能“一步到位”用尽员额,要为暂时未能入额的优秀人才留下入额空间。让暂未进入员额但有培养前途的中青年骨干看到希望,对职业前景有积极预期。“年轻法官是法院改革发展的中坚力量,一方面要给这批人留下入额的希望;另一方面,也为法院内部转岗和分流尽量做到妥善安排。”

  “法官员额制就是让法官回归职业本质,真正投入一线办案。但切忌名义上是法官办案,实际上是助理办案等走样的现象。”冯秀勤代表认为,要综合考虑编制的平衡问题。“要以案件数为标准确定法官编制。据统计,有些市县一个庭的案件数超过一个法院,而法官的数量差不多。案多人少肯定会影响审判质量。”

  同时,冯秀勤代表认为,法官入额后,每年要定期进行考核,经考核不能胜任法官岗位工作的,或者有廉政作风等问题的,退出员额。

  对于深化司法改革,浙江大公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旺荣代表寄以厚望。他说,希望今年的司法改革切实加强基层法院建设,人员配置向基层倾斜,同时积极引导民间纠纷向调解、仲裁分流,缓解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同时厘清主审法官、合议庭的责任,建立法官办案终身追责制度。“希望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真正建立一套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制度。”

  不约而同的是,陈显明代表也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后,要同时建立法官的绩效考核机制。“以后员额法官、合议庭的裁判权力扩大了,责任也更重了。更需要加强监督。”

  显然,法官员额制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法官职业化建设所要求的内容还有更多:怎么改变今后法官的遴选方式,确保法官队伍的高素质;怎么实现法院的去行政化,“让审理者裁判”;怎么在法官独任审判的情况下,做到“由裁判者负责”;怎么使法官坚守底线,远离司法腐败,维护司法廉洁……不少省人大代表认为,这些都没有现成经验,需要不断摸索,需要“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政治定力,才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摄影 蔡荣章

 

 

代表们利用会议间隙讨论议案和建议。


作者:胡国强

页面功能  【字体:  】【打印】【关闭
 ■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昵称:
请注意: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本网站拥有管理评论的一切权力。
4.您在本网站发表的评论,本网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全文检索  
-- 给编辑写信



主办:《浙江人大》杂志社
技术支持:杭州飞利信至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